神马电影网 神马综合 《青簪行》还能不能播出

《青簪行》还能不能播出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VcKwjFSICPJqBxI8lJMUR279

谁也没想到,“顶流”吴亦凡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面庞,观众最关心的还是他之前“撕番”的大制作《青簪行》,这下《青簪行》还会播出吗?

《青簪行》还能不能播出,取决于腾讯,但是现在腾讯视频都已经将吴亦凡解约了,播出平台都与他解除合作关系,这部剧播出也不会获得太多的好感。

因此《青簪行》可能比较难播出,但是,这部剧是花了很多钱、不少的时间在制作,还有其他几百名演职人员的付出,所以以一个人的伤害,导致这部剧无法播出,对于其他人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

现在《青簪行》能否播出并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因为就连《青簪行》的制片方都不知道,平台也不肯定这部剧能否播出,一切只是人们的猜测,一切都要看后续的发展。也许这部剧压上一两年,风头过去了,又会重新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也许这部剧因为这次风波,就永远压箱底了,没有播出的一天。

不管怎么说,《青簪行》都是一部很“衰”的电视剧,从拍摄事情演员“撕番”到现在男主角出事,为它点一根蜡烛吧。

青簪行原著小说剧情

《簪中录1:春灯暗》

唐朝懿宗年间,名闻天下的女探黄梓瑕,一夜之间从破案才女变为毒杀全家的凶手,成为海捕文书上各地捉拿的通缉犯。李舒白贵为皇子,却身遭“鳏残孤独废疾”的诅咒,难以脱身。皇帝指婚之时,准王妃却形迹可疑,“鳏”的诅咒应验在即。

黄梓瑕只身出逃到京城伸冤,途中阴错阳差巧遇夔王李舒白。识破黄梓瑕身份的李舒白,答应帮黄梓瑕重新彻查家中血案,作为交换,则要她以王府小宦官的身份,去调查自己身边的团团迷雾。

风起春灯暗,雨过流年伤。李舒白与黄梓瑕沿着断断续续的线索,走遍九州四海。江南塞北,宫廷荒村,在各种匪夷所思的悬案尽头,真相足以倾覆整个大唐王朝……

《簪中录2:九鸾缺》

一个天雷,因果报应般地劈死了公主府的宦官;

一次意外,惊觉一个平民的死亡竟关系着大唐的兴衰;

一场托梦,竟带走了大唐最受宠的公主性命……

为何10年前先帝驾崩时的亲笔画,残忍地预言了这一切?

面对宫廷内外接连不断的命案,本准备前往蜀地彻查家冤的女宦官黄梓瑕不得不临危受命,再度身陷宫廷秘事。这一次,一切好似触手可及,转瞬间却又毫无头绪。要紧关头,许久不见的初恋情人三番五次地神秘出现,他的不信任与不原谅,辗转着案件的错综发展,又将本已焦头烂额的黄梓瑕,再次打入绝望的无底深渊……

灼热与冰凉,血腥与肃杀,不可窥知的命运与无法捉摸的天意,毫无意外地倾泻在他们每个人的身上。这一次,黄梓瑕是否能顺利破案回到蜀地?命运又是否能够放过,那些为爱恨苦苦纠结的人?

《簪中录3:芙蓉旧》

离京入蜀,李舒白与黄梓瑕结伴而行,一路南下。就在距成都府不过一日路程之时,突遭偷袭,不但护卫折损惨重,符咒再次灵验,李舒白亦遭遇暗算,生死未卜。黄梓瑕周旋艰难,困顿于家门血案之时,在旧地与禹宣如昔日重逢。

而后,与云韶六女的巧遇,一段看似与皇家有关的殉情案,一位深谙摄魂术的法师,将他们的命运再度与大唐王朝关联,让周遭过往愈发迷离虚幻。黄梓瑕忍受煎熬,追寻蛛丝马迹,竟意外地破解了自家命案的全部疑团……

爱情、友情、亲情,因为贪婪的存在,变得格外迷人,又因为事实的存在,变得异常丑陋。

如果是这样,你是否依旧想要知晓真相?

人物介绍

黄梓瑕

年龄:17岁

初恋:禹宣

前未婚夫:王蕴

爱人(丈夫):夔王李舒白

坐骑:那拂沙

前刑部侍郎、成都府使君黄敏之女,12岁时因查清“杀妻案”而声名鹊起,人称“大唐第一女神探”;17岁时,被诬陷为毒杀全家的凶手,遭到追踪通缉后乔装易容改换身份成为夔王身边的宦官杨崇古。

贵为皇子的夔王李舒白答应帮她彻查灭门血案还她清白,而作为交换,黄梓瑕也将以宦官杨崇古的身份待在李舒白身边,帮他破解神秘符咒的秘密。两人在破案过程中暗生情愫。

她外表秀美,冷静坚强,有一点小聪明。总能第一时间找出案件的关键点,让李舒白刮目相看。表面上开朗大方的她有一点患得患失,很擅长伪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其实特别容易感情用事。内心的情绪波动大,会忍不住想很多。有点天然呆。

遭逢家变后,自己常常半夜做恶梦惊醒。性格倔强,认定的事从不回头。演技一流,但唯独对李舒白没有用,经常气血有亏会晕倒,李舒白会为她准备糖果。

曾经的她身为成都府使君之女,单纯善良而有些娇蛮任性,因为不喜欢父母替自己包办的与琅琊王家的婚姻,而与父母吵架。少女时期的她心里只喜欢着与自己青梅竹马的禹宣。

遇见案件就滔滔不绝,成为蜀中捕快心中的女神。遭逢家变后,她说话做事逐渐谨慎沉稳不失圆融,只有破案时还是一针见血,依稀见当年意气风发女神探的风姿,被人认为不像普通太监。由于外形清秀,伪装成宦官时,常被人误会成李舒白的禁脔,常常气血有亏。

身份原是“末等宦官”杨崇古(曾因为三句话被李舒白扣了十六个月的工资),后为夔王妃。

禹宣是她的初恋,在她结束自己家庭命案的时候,也结束了自己少女时期最美好的恋情。

破解小红鱼阿迦什涅案件后与李舒白成亲并离开京城到处游玩,在番外《元夜》里与其生有一子——李玄湛。

李舒白

年龄:23岁

爱人(妻子):黄梓瑕

前未婚妻:王若(小施)

坐骑:涤恶

夔王李滋,字舒白。

曾于十九岁时一举平定徐州庞勋之乱,此后权倾朝野,成为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长相俊朗高贵,是众多京城女子的梦中情人。擅长冷笑,心思深沉,说好听一点性格让人捉摸不透,其实就是龟毛。

智商极高,饱读诗书且是个过目不忘的人,玩得音律打得马球,是一个近乎全能式的人物,弱点是怕酸。有超级严重洁癖,喜欢干净和整齐,讨厌别人碰自己的东西,也讨厌别人碰触自己。常随身带着一条小红鱼。

性格十分冷淡,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好像从没有什么热衷的事,极难打开心扉。先皇去世时曾呕出神秘红鱼阿伽什涅,后来被李舒白养了十年之久,李舒白曾暗中调查红鱼的来历,没有结果。而后在平定徐州之乱时,他又得到一张神秘符咒。李舒白以重查黄家灭门血案为条件,要求黄梓瑕探破解符咒之谜。

曾送给黄梓瑕一根机关双层簪子(因为黄梓瑕破案时有拔簪记事的习惯),外表是银制,里面是玉簪,并在玉簪上面刻着“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破解小红鱼阿伽什涅案件后与黄梓瑕成亲并离开京城到处游玩,在番外《元夜》里与其生有一子——李玄湛。

在番外《银盒蜜》中提到婚后一直带着一个银制的盒子,里面放了几块为黄梓瑕准备的糖(第二部提到黄梓瑕晕倒,第三部提到黄梓瑕气血有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