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电影网 神马综合 《花开山乡》在哪拍的

《花开山乡》在哪拍的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hGtpw7vk6kndmF3pZBsvNMee

8月29日晚间,央视一套播出电视剧《花开山乡》的首集内容。央视一套在电视剧选择上,素来追求质量。《花开山乡》作为农村剧、扶贫剧内容出现,通过首集内容的呈现,确实让观众眼前一亮。尤其是剧作当中那种敢于写实,敢于写丑的创作精神,是以往的农村剧和扶贫剧当中所不多见的。也正是因为这种敢于,首集开出来的剧情气象,可以用“真实”两个字来概括。

先说敢于写实。这其实是农村剧和扶贫剧的起步阶段。但是,即使这是起步阶段,很多这一题材的电视剧都做不到。所谓的写实,就是在电视剧内容当中,能够让观众看到真实的地域环境,和真实地域环境之上的人物角色。很有一批农村剧,无论在画面呈现,还是角色、故事呈现上,都给观众一种打着农村旗号的“休闲度假”剧的感觉。高希希导演的这部《花开山乡》,在各种细节上,都敢于写实,与以往的那些“农村旅游”剧不同。

比如首集当中,男主角来到县城,遇到自己的老同学,两人一起小饭馆吃饭。这个系列桥段,首先都是背景真实的,地域背景上的真实。高希希导演直接把镜头对准了真实的街道。这种场景,让观众一看,就知道,这就是县城的样子。乃至于吃的食物,也就是咱们老百姓吃小饭店的东西。《花开山乡》不追求什么高大上,就追求这种精准的真实。

再比如,男主角进入芈月村之后,当地老百姓的衣着打扮,真的都是很写实的。最为典型的例子,首集剧情当中,一位农村大姐正在背着喷雾器打药,这就是非常巧妙的写实方式。这种较为传统的喷雾器打药方式,就是曾经农村的普遍真实。“曾经”两个字很重要。我今年回老家,看到乡亲们已经准备购买无人机给农作物打药了。这是农村的新变化。不赘述。

这些,都是《花开山乡》首集内容当中,自然人文场景的写实。而剧情的故事内容,也是足见写实之功底的。《花开山乡》的原著小说为《乡村第一书记》,为作家忽培元老先生创作。忽老在原著小说当中,便给读者们带来了一个“浓郁的农村真实”。这种真实,不仅仅是自然上的,更是具体的矛盾冲突上的。高希希导演在《花开山乡》当中,把原著小说当中大量的真实内容,全部拿了过来。

比如,目前的首集剧情当中,最大的真实矛盾梗,就是玫瑰谷的垃圾倾倒问题。这个问题,曾经一度在很多山区存在。原本只是倾倒建筑垃圾,可最终,竟然连医疗垃圾、工业垃圾都倾倒过来,污染十分严重。而具体的桥段内容当中,倾倒的合同、收入等等,村民们并不知晓,中间竟然藏着猫腻等等。这些,都是敢于写实的。

我们以往的农村剧和扶贫剧作品当中,在写实的尺度上,远远不如这部《花开山乡》。忽培元老先生的《乡村第一书记》显然是经过乡野调查的,很多内容,也都是架得住推敲的。所以,最终呈现到电视剧《花开山乡》当中,观众们会觉得,这种敢于写实的状态,及其这种状态之下的剧情内容,就是真实的,就是我们曾经的农村样貌。

再说说敢于写丑。写实和写丑,还不一样。我们在农村剧的创作当中,写实是相对容易的。但写丑则非常不容易。作为小说创作、影视剧创作,必然出现丑角人物,这是故事创作的必然。我们以往的剧作当中,基本上都是秉持一个原则,尽量不写丑,尽量把丑角浓缩为一个人,甚至于尽量把丑角浓缩给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这就造成,部分农村剧当中,让智力欠缺的角色当丑角,最终反倒是让剧作成了闹剧。

可是,高希希导演的这部《花开山乡》不同,他敢于让很多重要的角色成为丑角,或者说是反派角色。比如,首集内容当中,姜建国和姜文化两个角色人物,就是典型的丑角。这个姜建国,和建筑倾倒公司勾结,一起祸害玫瑰谷,更是从中收取钱财,获取好处,且陷害自己的村人。剧作当中,对这个丑角丑态的揭露,是毫不客气的。

姜文化这个角色,也就是曹云金饰演的角色,霸占着村子里边唯一能够找到讯号的地方,竟然成为自家的“产业”,村民们打电话,还要给他交钱。这样的丑角,出现在村子里边,甚至于以一个村民们都不敢跟他交涉的姿态出现,足见剧作敢于写丑的真实能力。

其实,无论是敢于写实,还是敢于写丑,都是艺术创作的必然规律使然。影视剧创作,遵循真实原则,写出最为真实的典型环境与典型角色出来,乃至于剧作当中,出现很多反派、丑角,都是无伤大雅的。剧作越真实,剧作最终要实现的正能量内容的传递,就越有力量感。高希希导演的《花开山乡》首集,稳稳地抓住了“真实”二字。后续质量如何,老编会继续跟进追剧,写剧评分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