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电影网 神马综合 《斛珠夫人》昶王谋逆的原因

《斛珠夫人》昶王谋逆的原因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UzbzMtKJUTWNZ54qHVioLYR9

东野圭吾曾在小说《恶意》中写道:有些人的恨是没有原因的,他们平庸、没有天分、碌碌无为,于是你的优秀、你的天赋、你的善良和幸福都是原罪。《斛珠夫人》中的昶王,就是这种人。他对帝旭表面乖顺,实则满腹恶意,誓要取了他的性命,夺了他的帝位。因为,他终其一生,都在自以为是的理由中,恨着帝旭,这个他唯一的手足兄弟。

方鉴明与海市大婚之际遭算计,昶王的野心正式暴露

方鉴明与叶海市,冲破重重身份与心灵的阻碍,缔结良缘,行过大婚之仪,饮过合衾之酒,幸福唾手可得。但这样的幸福,短暂如泡影。方鉴明一箭射穿了海市的发冠,将她的女儿形象展露在帝旭面前。看到海市脖子上挂着的翡翠扳指,帝旭明白了,这就是鉴明想要泛舟江海,静度余生的女子,是他想要保护的人。

鉴明想要保护的人,那也是帝旭要保护的人。一箭之间,海市就从方鉴明的妻,变成了帝旭的宠妃。而这一切的设计,都因为一个人,那就是表面胆小懦弱,实则心狠手辣的昶王。

昶王想要谋朝篡位,必先除去对帝旭忠心不二的方鉴明。所以,他要找到一切错漏之处,先将方鉴明置于死地。海市的女子身份得以泄露,那就是昶王对付方鉴明的利器,而海市还可能因此而送命。

方鉴明为救海市性命,同时,也在自己时日不多的情况下,为海市寻找一个大徵朝最强大的靠山,才将她送到了帝旭的面前。

帝旭重亲情,登基后待昶王这个唯一的亲弟弟并不薄,将他从注辇接回来,结束了他远离母国为质子的生活。但昶王为何竟存了谋杀兄长,夺取帝位的野心?

原著番外中,对昶王的辛酸成长及半世隐忍,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总结起来,昶王对帝旭的三大恨,才是他疯狂夺取权力,弑兄夺位的根源。

嫉妒之恨

先皇帝修有四子,长子伯曜,次子仲旭,三子叔昀,末子季昶。季昶自会走路的年纪,就学会了像猫一样的安静乖顺。因为他的母亲聂妃,早在他还未出生之前,就已经失宠。在这皇宫里,最受宠的妃子是仲旭的母亲宋妃,美丽又有手腕。而最受瞩目的皇子是仲旭,文韬武略满腹经纶。

与仲旭同样优秀的,还有清海公大世子方鉴明。仲旭与方鉴明,就是这皇城里最肆意明媚的少年。方鉴明五岁被送入皇宫做太子伴读,仲旭待他非常亲厚。两个孩子一起读书对弈、骑马射箭、嬉戏玩闹,也曾因做错事一起挨训受罚。所以,仲旭与鉴明并无血缘关系,却远远胜过手足,就比如季昶。

儿时的仲旭,平常是不要弟弟季昶跟随自己的。九岁那一年夏季狩猎,仲旭与鉴明一起贪玩藏进了存放冰块的冰窖,不慎被巡山的人锁了起来。仲旭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被冻得差不多是个死人。但他却将鉴明紧紧抱在怀里,替他保住了心口最后一丝热气。

原著中写道:他跑上去触碰仲旭的脸,那种僵硬与寒冷让他畏惧,然后,他便被宫人匆忙抱开,好给御医腾出地方来。依然残留在指尖的冰冷触感,就像一个恶意的声音。那声音附在他的耳边,无声问道:如果被锁进冰藏的是他,仲旭还能如此不顾性命地护着他这个异母幼弟么?

嫉妒在幼小的季昶心里,生根发芽。他嫉妒仲旭的肆意明媚,自己只能默默远望;嫉妒仲旭文韬武略,自己却无良师教导;更嫉妒仲旭对方鉴明以命相护的手足之情,远胜于自己这个亲弟弟。久而久之,这些嫉妒越来越多,越来越深,也就变成了恨,根深蒂固。其实,季昶从来不知道,仲旭不要他跟着,并不是嫌弃或敌视,只不过从小不在一处养育,并不如方鉴明那么投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