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电影网 神马电影 无声百度云网盘[HD1080p]资源分享

>>点击可领取美团饿了么外卖红包~

无声百度云网盘[HD1080p]资源分享

无声百度云网盘[HD1080p]资源分享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SfpSYxSG65RsJGpqqRmMrRS

《无声》:一场无声的控诉电影

《无声》其实就是2020 年版的《我们与恶的距离》,透过「取材于真实事件」的虚构剧本所设计出的全新故事,分别将多个台湾社会真实发过的情事重新兜在一起、分头接力叙事出几个重要角色故事线,直指的是新导演柯贞年和吕莳媛的共同创作初衷──即当初《与恶》中群众所鄙视的众矢之的如郑捷、小灯泡凶手王景玉、思觉失调患者、噬血媒体乃至维权律师等人,柯吕都试着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去思考与找寻悲剧被策划与执行的原始症结处,而结论都是戏里没讲、但潜台词早浮上台面的「没有人是局外人」和「社会事件,你我都推了一把」的这类讯号。

《无声》世界里的孩子们或聋或哑,但又是什么原因,让不聋不哑的大人们也跟着装聋作哑了呢?

更令观众纠结的是,《与恶》戏里戏外还可以找到泼粪或丢鸡蛋的对象,但《无声》片中大魔王只露脸一次,戏里恶人几乎隐形,甚至没有任何一句台词。电影的最后,坏蛋没被严惩、没有哭着道歉、没有罪该万死、没有人天打雷劈、没有大快人心什么都没有。电影之所以这样拍,回应的是真实世界里的台湾社会任凭事件发生了,但伤痕依然没有被正视、问题也没有真的被解决。

看这样的电影很痛苦,但这才是写实。一向懂得拍戏该如何从善如流、可以做到观众导向的柯贞年导演,当然知道影迷要的是什么,观众需要众矢之的、需要有个明确一点的怪罪对象。那导演就画箭靶给大家,而且箭靶不只一个,她画了十个以上。而你,是否全都射中了呢?

1、老人

《无声》片头是场令人印象深刻的动作戏。男主角张诚追着一个老人穷追猛打,老人讨饶,警察来到。下一场戏到了警局,老人已经不见、因为被送到医院。倒是张诚,他被留在警局问话。奈何听人聋人沟通困难,彼此的不信任与不对等,造成了张诚哑巴吃黄莲的困境,直到王大军老师现身。

至于那个偷了钱包还卖乖、真正作恶事的老人,早已全身而退。

2、警察

遇到民事案件,却找不到手语翻译,显示的虽是警局与社会资源的不足,更多的也是警察在与聋人以纸笔对话时就抱持着对聋哑人士的基本排斥、不信任。

尽管他们是善良、态度也不错的警员了,却也是只能看到事件表面(聋人打老人)而没有能力真正辨明是非、主持正义的基层执法人员。

3、车上生辅员、学校老师

在张诚撞见女主角贝贝在公车上受到性侵的震撼现场以后,张诚带着贝贝向王大军老师呼救。贝贝这才道出同学这些恶行行之已久,是因为车上生辅员的漠视、和她在日记向师长求救无果的结果。

片中箭靶老师由陈雪甄所饰演(事实上原本还有刘亮佐、孙可芳饰演的老师,只是后来定剪版的戏份被删),其边说边比手语表达「老师要怎么帮你?他们又没有欺负你。」的气势之铿锵、甩锅力超强,视而不见的态度,不也正是「如果老师帮你?谁帮老师?」的变相潜台词?

4、校长

当王大军老师首次揭露校园性侵事件,校长先是客气认罪:「没有保护好孩子,是我们的错」,但随即也想避责而认为妄断处理会让孩子被二度伤害,并说出《无声》全片最荒谬的台词:「孩子冠上被强暴的罪名」,这段话经由饰演校长的杨贵媚口中说出,竟无违和感。

到最后,当王大军老师看清了校长早知校内性侵风气却纵容一切时,校长更为自己辩驳:「王大军老师,你太单纯了」、「我什么升迁的机会没有?」但被知道她不会打手语后,对照其在毕业典礼时所说的「教育是爱与热忱的事业,请给予鼓励」不啻自打嘴巴、自曝其功利大于爱心的事业企图心。

5、小光

身为校园大魔王,当王大军老师一步步调查到最后,在上百名学生中找到最后的主谋者小光的时候,小光坚持这只是「一起玩」、并说「没有人敢对我动手」的表情与手语表达,堪称全片最阴森,也是金玄彬众多戏份的得奖场之一。

金玄彬的金马终极得奖场其实是小光逼迫张诚和宝弟那场戏。他在威胁时带有恶质笑容的「一起玩」的催促、若无其事打着那种手语的命令,每个动作都是大力将张诚与宝弟推入绝望深坑的事发现场,在那校园隐密的角落里,让每个孩子都掉入地狱。

6、戏院观众

在贝贝被性侵的事实爆发后,爷爷奶奶将她关在家里、不再让她上学受欺。贝贝一天跟张诚相约看电影,却因戏院重复划位,造成两个孩子因怕丢脸而放弃沟通争取自身座位权益、最后落荒离开的结果。

很多人会问「贝贝为什么那么想要回去会伤害她的学校?」而这便是一个示范题现场:事实上,当两个孩子与重复划位者僵持不下时,戏院里开始出现的躁动感并非针对张诚和贝贝,只是长年已被教育成「会造成正常世界运行不便」的两个善良的孩子,第一时间和首要选择就是「离开」──「怕麻烦」的全戏院观众,都成了把贝贝推回启聪学校的帮凶一份子。

7、翁姓狼师

《无声》剧情最急转直下处,不是小光作为加害者的事实被揭露,而是贝贝被欺负后竟然为小光说话:「小光欺负我的时候哭了,他不是故意的。」这也才带出了小光曾是被害者的不堪过往,原来狼师翁政元才是隐藏版大魔王。奈何其靠山太硬,校长努力了很久也才只能让翁老师「提早退休」。这又是一个让坏人全身而退的例子。

8、孩子家长

举凡原本坚持儿子张诚念一般学校,和太太小孩分居后就整个隐形不见、只会出一张嘴的张诚爸爸,对于儿子遭遇的事件无法理解的张妈妈,还有消极地把贝贝关在家里的爷爷奶奶,和小光爸爸的接近缺席、小光妈妈只会哭着问老师:「小光为什么要跟同学打架?他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每次家长出现或不出现,大抵上都无法帮助孩子脱离当下困境,甚至根本没有了解孩子的处境。

这与相关真实事件里所曾提及的「有女生在入学前就先去把子宫拿掉」对照起来,不难看出就连孩子家长也对于现况无从施力的无奈,但也成了推孩子入地狱的一个力量。

9、王大军老师

柯贞年导演在《无声》全片最高明之处,是创造了王大军老师其角色复杂度。当信誓旦旦说会保护贝贝的王大军老师终于以「接送贝贝上下学」来为她争取到重新上学的机会,毕业典礼那天小光在厕所里欺负贝贝的事件,却让王大军老师的信用破产。而贝贝这次选择隐瞒的原因竟是「我不想老师被爷爷奶奶骂」。王大军瞬间从保护者落入「被受害者保护」的位置,这情何以堪?

王大军老师痛苦地转身离开教室,教室外以一远拍走廊的长镜头,将老师条条框框困在电影银幕的角落里。就连一个看似有力为学生争取权益的老师,当下也噤声、纠结着要不要再度把贝贝受伤害的事情呈报出去?这份对于「报出去我会被骂」的犹豫,不也就是王大军老师择善坚持的动摇时刻证明?

10、张诚

当《无声》男主角张诚在戏院外面漠视曾经伤害自己的老人被欺负、当他为了保护贝贝而伤害宝弟,或者为贝贝出气而伤害小光,甚至在得知小光也是受害者却再也不同情他时(冷眼看着小光的奖状落地时、张诚却转头就走);当张诚在一切雨过天晴、最后在公车上与贝贝宛若重生般开心玩耍时那个早就受到他伤害过的宝弟坐在车后看待这一切,宝弟的心情又怎能平衡?

《无声》的结局是开放性的。但若在电影的后来,宝弟真的成为了小光2.0,在同一辆公车上又开始欺负另外一个孩子,谁敢保证张诚一定会发现?或他一定会像保护贝贝那般地再一次奋不顾身?经历过那一切的人犹会如此意向模糊,更何况是置身事外的我们?

闻天祥老师曾为《无声》主持金马会客室时自问自答过:「我还跟几个朋友讨论说『真的可以在校园里发生这种事情吗?』朋友说『其实是可能的』。以前在校园里,可能是哪一排比较空的教室,某些霸凌事件就在那里发生。其实离你几十公尺远。可是你可能不知道那事情就发生了。」

《无声》看到最后,当你知道看似正义的张诚也不一定再有力气拯救下一个贝贝的时候,就该知道,柯贞年导演的看透与暗黑在于画了一个又一个的箭靶,但那些箭靶竟是一个又一个渐渐地逼近了你自己。而你,敢射向自己吗?我们不能质问柯贞年干嘛开那么大的地图炮、让片中每个善良的人最后都要中枪?毕竟人性之恶注定是条衔尾蛇,《无声》既然是一场无声的控诉电影,就该是《无声》的样子。

若要坚持控诉整个当地社会是个漠视弱势的共犯结构,那么包括柯贞年导演自己也不能饶过自己。于是乎一向懂得拍戏要观众导向的柯贞年,在拍《无声》时所做到最勇敢的一点,就是结局非常不观众导向,坚持将她的电影长片处女作作为影射现实的创作发声园地,而非粉饰太平仅求一个「坏人都死光光」的过瘾结局。这大概就是她和张诚最相像的自我投射之处,那一点点的善良,如果还能握在手中那么柯贞年就不想丢掉它。我希望这是她最后一次的任性了。

风平浪静百度云【BD1280高清中英双字】完整版资源下载

沐浴之王百度云网盘完整无删减资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